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121kj开奖直播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新三国制造人李潮洋被判三年 剧本修正费定为贿款 安徽

发布日期:2021-02-21 05:18   来源:未知   阅读:

  被立案侦查后,彩民社区心水55887,李潮洋办理了取保候审。虽然被免去了华星公司总经理职务,但他依然获得邀请加入一些行业运动。

  对于辩护人提出的非法证据,公诉人问难称,对2015年8月13日的《讯问笔录》,公诉方将不再作为证据提交。至于疲劳审讯,公诉方则称不存在两天两夜不让李潮洋睡觉的情况,如果说疲劳,办案人员同样疲劳。

  此后,庭审进入法庭调查和争辩环节。控辩双方缭绕上述5起事实,重点就案件定性、证人出庭及案件管辖权等问题开展剧烈辩论。

  谢家集区法院认为,李潮洋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前提,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依法形成受贿罪,依法应予以表彰。

  起诉书还称,在安徽省纪律检讨委员会考察安徽广电期间,李潮洋因惧怕被查,于2014年1月,退给曹哲48万元,退给杨善朴10万元,退给杨晓明10万元;2014年8月,退给瞿凡壹30万元,退给邹文15万元。

  在休庭约20分钟后,合议庭称,因辩方不能提供疲劳审讯等相关证据,对非法证据排除是否成立不当庭回答。

  应被告人跟辩解人申请,法庭首先启动了非法证据消除程序。

  为证明己方观点,辩方举出了李潮洋与相关影视公司有关剧本修改的邮件往来、李潮洋在电视剧行业的多项荣誉称号、中国广播电视学会有关领取劳务报酬的规定等作为证据,并申请了3名证人出庭作证。

  关于“剧本修改费”,谢家集区法院在判决中对此作了阐述,认为李潮洋系安徽广电下属公司的国家工作人员,且对涉案电视剧的修改工作也是李潮洋代表单位所从事的履行职务行为,因而收受的费用与其职务、身份有着不可宰割的严密接洽。换句话说,若不是李潮洋特别的职业身份,相关单位也不会破费数额宏大的资金来请他“修改”剧本,故认定“剧本修改费”为守法所得。

  3位证人出庭后接受了控辩审三方的询问,其回答内容基原形同,重要涉及华星公司业务内容、李潮洋工作职责及其对涉案剧本的具体修改情况等。

  谢家集区法院回复称,12月8日,该院对李潮洋受贿案进行宣判,判决书同时投递谢家集区检察院,也同时通知了辩护人到法院领取判决书。此前,该院以布告情势对宣判时间予以发布,全部审判过程公然透明。

  对李潮洋是否为涉案电视剧制作机构与华星公司的合作提供过辅助,控方供给的杨晓明、曹哲等物证言均称,他们以剧本修改费的名义给李潮洋送钱,是为了“和李潮洋搞好关联”,并为当前的合作打下基本。

  针对控方对《规定》的这种解读,辩方认为属于“文字游戏”。

  谢家集区法院称,李潮洋在担任安徽广电下属北京五星东方影视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星公司”)和华星公司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浙江某影业公司等6家单位追求安徽广电合作拍摄或回购电视剧提供帮助,为他人谋取利益,以“剧本修改费”的名义先后收受上述6家单位财物共计人民币115万元。

  谢家集区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李潮洋身为国度工作职员,应用职务上的方便,为他人谋取好处,非法收受别人财物,共计国民币115万元,应该以纳贿罪查究其刑事责任。

  此外,起诉书还指出,2014年11月,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纪检监察室在调查安徽广电原台长张苏洲案件中,向李潮洋调查有关问题。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李潮洋自动交代组织未控制的向张苏洲、赵红梅(安徽广电原副台长)行贿及个人受贿问题。

  12月10日,就王良其的上述质疑,谢家集区法院向汹涌新闻作出回复。

  控方证人无一出庭

  李潮洋对涉案剧本的具体修改情况方面,因《三国》剧本修改时,3人尚未进入华星公司,因而均不明白《三国》的修改情况。对于《乱世佳人》《烽火佳人》等其他剧本,3人指出李潮洋确切做了较大幅度修改,其中《乱世佳人》和《烽火佳人》的剧名就是李潮洋提议的。3位证人还曾分辨给相关影视公司发送过李潮洋对剧本修改意见的电子邮件。

  华星公司业务内容方面,3人回答是“电视剧名目孵化”,即对影视公司等相关机构选送的剧本进行评估,提出是否能够合作的评估意见。

  以剧本修改费的名义,东阳紫骏长河影视文明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骏长河”)总裁曹哲分两次送给李潮洋50万元,以感激他在紫骏长河与华星公司合作拍摄电视剧《乱世佳人》《战火佳人》进程中的赞助。

  赵冬苓表现,作为专业编剧,她常常收到修改剧本的邀请。假如接收邀请,她都会与对方签勘误式的劳务合同,并根据具体修改情形收取用度。剧本修改费在影视行业是存在的,但由于各个剧本的情况千差万别,剧本修改费在业内并没有明白的收取标准。

  不过,因控方证人均未出庭,辩方对这些证言的真实性和合法性提出质疑,并拒相对其进行质证。

  以剧本修改费的名义,上海艺甲天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艺甲天趣”)总经理瞿凡壹送给李潮洋30万元,以感谢他在艺甲天趣与华星公司合作拍摄电视剧《文家的秘密》过程中的帮助。

  王良其还申请称,造成于2015年8月15日李潮洋的《交代材料》和《悔悟书》的地点为淮南市煤矿宾馆,其地点不契合法律规定,且书写过程没有录像。

  赵冬苓还指出,她收取剧本修改费的情形与李潮洋案不同。她是专业编剧,而李潮洋则是影视项目孵化公司负责人。在个具体影视项目中,李潮洋到底为修改剧本做了多少工作,他在安徽广电购买这些电视剧的过程中有没有起到作用,这些都须要根据具体情况才干断定。

  庭审持续到当天下昼结束,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辩护人认为,上述证据均属于非法证据,向合议庭申请排除。

  这与李潮洋在庭审现场的陈说不一致。他在庭审现场表示,党的十八大后,中央反四风,八项规定出台,他退还上述钱款是为了“求得心里平稳”。

  案件定性方面,控方认为,李潮洋身为华星公司总经理,对安徽广电负有抉择和投资影视项目标职责。在履行职务过程中,李潮洋利用职务之便收受5名电视剧制作机构负责人所送钱款,为这些机构与华星公司合作拍摄电视剧提供帮助。这些电视剧在制作完成后,其中多数又被安徽广电回购,并在安徽卫视播出。李潮洋为多家影视公司谋取了利益,其行为应认定为受贿。

  定性争议

  6月16日的庭审进行到下午,进入证人出庭环节。

  根据起诉书,上述5起事实共涉及115万元,均为“以剧本修改费的名义”所送。

  全国十佳电视剧制片人

  李潮洋工作职责方面,3人答复是华星公司的行政治理,其中不包含对影视公司选送剧本的详细修改。3人还指出,在李潮洋被撤职后,华星公司新的负责人“从不看剧本,更不改剧本”。

  原题目:百万“剧本修改费”定为贿款,《三国》制片人李潮洋被判三年

  为证明上述观点成立,控方举出了华星公司工作流程、杨晓明和曹哲等人证言作为证据。

  不外,5起事实中涉案的6部电视剧,具体情况也不尽雷同。

  这3位证人均为华星公司员工,其中一人已离任。他们都曾在李潮洋的引导下工作超过4年。

  李潮洋曾经通过这些作品获得了良多声誉,而当初,其中的些作品却给他带来了麻烦。

  辩方指出,李潮洋案原由淮南市检察院侦查终结并审查起诉,但其后“莫名其妙”地被淮南市检察院移交给谢家集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淮南市检察院将本应由该院审查起诉的案件下放给下级检察院,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或司法解释依据。

  控方不批准辩方的这一观点。他们认为,《规定》涵盖的人员是出品人、监制和策划,并不包括制片人;且《规定》的备注还指出,“因制片人报酬已公道列入剧组本钱估算,固(应为“故”??编者注)不在此从新规定”,阐明这一《规定》并不实用于李潮洋的职务??制片人。

  《三国》《浊世才子》等热剧涉案

  据安徽省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谢家集区法院”)官网新闻,12月8日,谢家集区法院对李潮洋受贿案进行一审宣判,认定李潮洋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分金人民币30万元。

  王良其还向澎湃新闻指出,李潮洋案的宣判没有公开开庭,也没有提前通知李潮洋本人及辩护人。这一宣判是在辩护人不在场的情况下作出的,且没有就最新证据再次开庭审理。他对谢家集区法院的做法表示不满,并将倡议李潮洋上诉。

  辩护人王良其申请称,李潮洋案中,形成于2015年8月13日8时11分至8时55分的《询问笔录》的地点为淮南市煤矿宾馆,其地点不吻合法律规定,且没有全程同步录音录像。此外,该时段李潮洋还没有归案,何来的《询问笔录》?

  对于这些证据,控方对邮件往来和李潮洋的荣誉称号不持异议,否认李潮洋在电视剧行业的业务才能,但对中国广播电视学会领取劳务报酬规定在该案中的适用性提出了质疑。

  就剧本修改费的性质,澎湃新闻在2017年6月采访征询了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艺术副总监、电视剧《红高粱》编剧赵冬苓等资深编剧。

  而在《三国》等其余5部李潮洋案涉案剧中,李潮洋均未与相干影视制造机构签署剧本修正方面的劳务聘请合同,但相关机构与华星公司配合拍摄电视剧的协定均得到实行。

  此外,辩护人王良其2017年12月8日还向澎湃新闻表示,李潮洋案休庭后,谢家集区法院曾到中广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征求有关“剧本修改费”的意见。中广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出具的意见称,李潮洋案所涉“剧本修改费”属于劳务报酬,不应被认定为受贿所得。

  以剧本修改费的名义,浙江华谊兄弟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谊兄弟”)事业部总裁杨善朴送给李潮洋10万元,以感谢他在华谊兄弟与华星公司合作拍摄电视剧《我们的生活比蜜甜》过程中的帮助。

  辩方还认为,虽然谢家集区检察院有安徽省人民检察院做出的《关于李潮洋受贿案指定管辖的批复》,但这一批复同样没有法律依据。

  对于控方证人的缺席,合议庭说明称,法庭当时告诉了证人出庭作证,但证人因在国外等原因此未能出庭。

  2010年至2011年2月,李潮洋担任安徽广电总编室副主任,分管电视剧购销;2011年2月至2015年8月,任华星公司总经理;2015年8月,李潮洋被淮南市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淮南市检察院”)立案侦查后,被安徽广电免去华星公司总经理职务。

  中广结合会是全国性广播电影电视行业组织,担当着广播片子电视行业自律、行业服务、行业维权和学术实践研究的根本职能,其前身是1986年10月成立的中国广播电视学会(2004年更名为“中国广播电视协会”)。

  针对控方观点,辩方指出,李潮洋作为华星公司总经理,对公司只负有行政管理职责,修改相关电视剧剧本完整不属于他的本职工作。他通过修改剧本获得的收入是合法的劳务报酬,不应被认定为受贿款。

  在这一环节,辩方还就案件的定性问题持续辩护。

  一份《询问笔录》获排除

  2014年下半年开始,安徽淮南司法机关承当了安徽广电系列腐朽案的办案工作。2017年6月16日,由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谢家集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李潮洋涉嫌受贿一案,在谢家集区法院杨公人民法庭一审公开开庭。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旁听了庭审。

  李潮洋是因收取“剧本修改费”被破案侦察的,而就在被立案侦查前10个月,他还因“看剧本改剧本”被授予电视剧行业大奖。

  李潮洋,男,1956年12月诞生,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影视文学方向硕士研讨生,毕业落后入原安徽电视台新闻中央工作,曾任《安徽新闻联播》总制片人、安徽电视台新闻核心副主任。

  针对辩方的这一意见,审判长认为这与李潮洋案的事实和证据等具体案情无关,不属于法庭庭审的范围。

  详细事实如下:

  辩方保持控方证人必需出庭作证,否则不能证实其证言的实在性和合法性。不仅如斯,因控方证人没有出庭,辩方还谢绝对他们的证言进行质证。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消息,2016年10月29日,由该中心和上海鑫竹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反腐题材电视连续剧《大路朝东》剧本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李潮洋以安徽广电高等编辑、全国十佳电视剧制片人的身份,和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伍皓,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副局长向泽选,检察日报社副总编辑赵信,中心戏剧学院教学陈珂,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副主任王锰,人民法院影视中心主任田水泉,全国公安文联创作室主任李炳天等17人,一起参加了这次研究会。

  一审开庭近半年后,安徽广播电视台(以下简称“安徽广电”)下属华星传媒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星公司”)原总经理李潮洋(副处级)涉嫌受贿案12月8日一审宣判。

  李潮洋案中,控方一共列出了6位证人,其中5位为涉案电视剧制作机构负责人。这6位证人均未出庭作证。

  颁奖词还称:李潮洋担任的不是个具体负责剧组日常嫡务的制片人,而是个着重于“剧本的挖掘与修改”或者称之为“项目孵化”的项目制片人。在担任华星公司总经理沉重工作之外,李潮洋坚持看剧本改剧本,重复打磨,不断改进,在“剧本孵化”制片人的途径上尽力前行。

  在李潮洋涉嫌受贿罪起诉书中,谢家集区检察院共认定了5起事实,送钱人均为影视制作机构相关负责人,共波及《三国》《乱世佳人》《烽火佳人》等6部电视剧。

  2014年10月,由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现更名为“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简称“中广联合会”)主办的第十届全国电视制片业十佳颁奖礼在西安举办,李潮洋获颁“全国十佳电视剧制片人”名称。

  第二点不同是电视剧《老男孩》和《我们的生活比蜜甜》。根据起诉书,《三国》《乱世佳人》《烽火佳人》和《文家的机密》等4部剧在制作完成后,均被安徽广电(原安徽电视台)购买并在安徽卫视播出;但《老男孩》和《咱们的生涯比蜜甜》等2部剧则没有被安徽广电购买,也没有在安徽卫视播出。

  以剧本修改费的名义,东阳宏岳金骁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岳金骁”)总经理邹文送给李潮洋15万元,以感谢他在宏岳金骁、大连天歌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歌传媒”)与华星公司合作拍摄电视剧《老男孩》过程中的帮助。

  “畏惧被查”仍是“求得心安”

  (实习生尚佳艺对本文亦有奉献)

  固然控方证人未能出庭,但辩方3位证人均得以出庭作证。

  庭审从当天上午8时40分许开端,至下战书5时40分许停止,连续了一终日时光。

  作为华星公司原总经理,李潮洋在影视行业著名度颇高。

  此外,王良其还指出,构成于2015年8月14日晚9时53分至10时21分和8月14日晚11时47分至15日清晨2时25分的两份《询问笔录》,是在两天两夜不让李潮洋睡觉的情况下做出的高强度持续审判,属于身材折磨和疲劳审讯。

  对一审法院的这一判决,李潮洋案辩护人、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良其并不认可。

  2017年6月16日,李潮洋站到了谢家集区法院的被告席上。

  在发表辩护意见时,辩护人王良其指出,由谢家集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李潮洋案,存在“通过下降案件管辖级别躲避上级人民法院的监视”之嫌。

  国家一级编剧、曹禺剧本奖失掉者余青峰和赵冬苓的观点基础一致。余青峰还认为,如果李潮洋每次修改剧本都能签订明确的劳务合同,将有助于认定他收取的剧本修改费的性质。

  王良其以为,上述涉案的115万元是李潮洋在本职工作之外,通过为相关影视公司修改剧本取得的劳务报酬,是正当收入。谢家集区法院将其认定为行贿所得,属定性过错。

  除华星公司原总经理外,被告人李潮洋更为主要的身份是“全国十佳电视剧制片人”“全国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其代表作品有《三国》《新安家族》《永远的虔诚》《乱世佳人》《烽火佳人》《十送红军》《全民目睹》等电视剧和电影。

  谢家集区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常炎丽担负李潮洋案审讯长,谢家集区检察院指派两名公诉人出庭支撑公诉,辩护人为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良其和罗亚民。

  中国播送电视学会电视制片委员会2003年8月20日宣布的《对于出品人、监制、策划领取剧组相应劳务报酬的划定》(中广制字[2003]9号,以下简称《规定》)第二条称,电视剧实现后,担任出品人、监制和策划的人员,根据实际付出的工作量和自己施展的作用,按相应的劳务费标准,领取劳务报酬。据此,辩方认为,李潮洋接受剧本修改费的行为合乎行业规定,属合法劳务收入。

  辩方指出,涉案6部电视剧的合作,华星公司所获收益均为投资金额15%的固定回报,而这些电视剧是否被安徽广电所购买,其购置程序、尺度与其他制作单位一样,与李潮洋无关。事实上,涉案的6部电视剧只有4部被安徽广电购买;而华星公司从成立至李潮洋案发共投资了48部剧,其中也只有10部被安徽广电购买。李潮洋在该案中没有为他人谋取利益的主观成心和客观行为,公诉方将剧本修改费认定为受贿款属定性毛病。

  最大的不同是电视剧《老男孩》。依据起诉书,2012年8月,宏岳金骁与李潮洋签订了剧本谋划(编纂)劳务聘任合同,后邹文以剧本修改费的名义送给李潮洋15万元。此外,因其他起因,宏岳金骁、天歌传媒与华星公司协作拍摄《老男孩》的协议不履行。

  证人出庭环节完成后,庭审进入公诉和辩护意见发表环节。

  此外,根据李潮洋案起诉书,他在案发前退还了115万元涉案款中的113万元,退款原因是“害怕被查”。

  中国广播电视协会在给李潮洋的颁奖词中指出:长篇电视剧新版《三国》是李潮洋第一部制片人作品,尔后,其担任制片人的《新安家族》《鲜花朵朵》《永远的忠实》《乱世佳人》《激动性命》《母亲母亲》《保卫者》《烽火佳人》《未曾逝去的岁月》《生活启发录》《十送红军》《全民目击》等一部部“思维上立得住,艺术上叫得响”的影视剧获得了口碑收视双丰产,很多作品获得了“五个一工程”和“飞天”“金鹰”大奖。

义务编辑:张义凌

  就是否存在王良其提到的这份看法,谢家集区法院12月10日回复磅礴消息称,对李潮洋裁决所根据的证据,均系在庭审中经由控辩双方举证、质证、法院查证属实的资料,且所有证据都已在判决书中予以载明。

  控方指出,根据华星公司工作流程,李潮洋作为公司总经理,对相关电视剧剧本提出评估和修改意见是其固有职责,他以剧本修改费名义收受钱款的行动属于受贿。

  以剧本修改费的名义,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中央主任杨晓明送给李潮洋10万元,以感谢他在北京东方恒和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恒和”)与五星公司合作拍摄电视剧《三国》过程中的帮助。

Power by DedeCms